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悉数小说

宁致远想了想, 恭顺答道:“是一位老者, 生得瘦弱, 眉须皆白, 身着儒服, 看那宋家令郎对他很是恭顺, 称他为教师。”

叶长风遽然脚步一顿, 这个宋江才!他急速折了回来,“快快将他们请入前厅,那位老者也是我的教师, 必须好生款待,上最好的碧螺春。快!”

宁致远急速应是,折身小跑而出。

叶长风匆忙入内, 唤来福婶叮咛道:“福婶, 你做几味松软易消化的糕点上来,教师牙齿欠好, 不能太干, 最好软糯适中, 也不能太粘牙。快快, 柔儿, 你去换套衣裳,待会儿随我去参见教师!”

林氏掩嘴直笑, 悄然福了福身,“是, 妾身遵命。”

叶长风这边急速赶出去迎候教师, 见叶如蒙还立在原地,便大声喝道:“还杵在这干什么?回房去!你要是敢再来偷听,就等着禁足!”

叶如蒙一脸无辜,这……这你教师来,关我什么事呀?不过,她也有人来提亲啦?那、那这个宋怀远是不是提了两次亲?他是仔细的?

叶如蒙回到房后,竟感觉有些飘飘欲仙起来了。天啦噜,竟然有人来和她提亲啦!正式提亲啦!叶如蒙心如小鹿乱闯,一会儿脸上火热热的,一屁股坐在梳妆凳上,照了照铜镜,镜中的少女双颊泛红,唔,其实她姿色也不错嘛。

宝儿那儿得了音讯,立马就跑来了,但是又怕叶如蒙房中的滚滚,就跑到了窗边,探头一看,却见叶如蒙捧着红彤彤的脸在照镜子,便打笑道:“蒙姐姐你脸红啦,你喜爱那宋家令郎?”

“胡说!”叶如蒙正自恋着就被她抓了个正着,一会儿脸又更烫了,快嘴道,“你昨日不也对着你的陶哥哥脸红了!”

她这话一说,宝儿脸便“刷”的一下红了,她嘴拙,也不知道怎样回,就在窗口那涨红了脸干瞪着眼。

叶如蒙自己羞了脸,便想拉着宝儿下水,撑起了身子趴在窗台上笑道:“昨日你的陶哥哥和你说了什么?”

宝儿脸皮也是个薄的,经不起她逗弄,回身就跑了。

叶如蒙笑嘻嘻的,立马就关上了窗,折回来抱起了篮子里的滚滚。滚滚在篮子里呆久了,这会儿被人一抱起来,立马就挣扎着要下地了,叶如蒙只能由着它满地乱闯打滚,它这儿闻闻那里嗅嗅,最终觉得无趣了,才跑回叶如蒙脚边,巴结地蹭了蹭。

叶如蒙见状,这才将它抱了起来,又偷偷地推开了窗,透过窗缝,能够看到福婶香北她们都在进进出出的,预备招呼客人,见了她们繁忙的身影,叶如蒙心中不由有些紧张起来。

宋,怀,远?他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吗?她脑海中不由得浮起他的容貌来,如同看到他在她面前,冲她莞尔一笑,温润如玉。叶如蒙遽然意识到,这宋怀远从才学到表面,从言行到内涵,几乎就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那个位丈夫呀,乃至比她想像的还要完美。但是现在这会儿真有这么一个人摆在了她面前,她又觉得他完美得有些难以想象,他是真实的吗?

这样的一个翩翩正人,怎样就会看上她呢?她遽然有些自卑起来,他就像是老一辈们都会喜爱的,同龄们都会尊敬的,后辈们都会敬慕的那一种人,这样一个人,她配得上人家吗?并且,他一看就是很爱安静的,能和她这样的性质合得来吗?他才学那么高,会不会厌弃她“目不识丁”呢?他该不会认为自己承继了爹爹的智慧了吧?叶如蒙一会儿有些急了,敢情这宋怀远是眼瞎了才会看上她呀。

但是,叶如蒙又歪头梦想了一下……如同看到二人婚后,她会变成像她娘那样温柔体贴的女子,说话轻声细语,一颦一笑皆是温婉得当。而他,则会像她爹爹相同。不,他应该比他爹爹还要好,她爹爹有时分还会发脾气,这宋怀远看起来就像是不会发脾气的人相同,是归于那种脾气好得不得了,但又不是没脾气的。唔,那她应该也不会他吵架了。那他们会相敬如宾吗?他会为她画眉挽发吗?

叶如蒙正想入非非着,她怀中的滚滚有些不安起来了,悄然叫唤了几声,叶如蒙由着它下了地,自己则不由得跳上了床,四肢仰躺了开来,她遽然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就如同现已把自己嫁出去了相同,并且还嫁得很好。她不由得踢掉了鞋子,双脚在空中乱蹬起来,她遽然好振奋!

叶如蒙踢掉的鞋子飞到了空中,又落了下来,刚好砸到了滚滚身上,滚滚叫了一声,可叶如蒙这会儿正振奋着,根本就没听到。滚滚格外冤枉,迈开小短腿跑到床边,爬了几回都爬不上床,最终只爬上了矮矮的床凳,又冲她不满地叫了几声,“嗷!嗷!”

叶如蒙这会儿才听到了,急速坐了起来弯下腰将它抱了起来,抚摸着它微有些炸毛的背,“滚滚滚滚,你说他好吗?”

“嗷!嗷!”滚滚叫了两声,欠好!欠好!

“嗯,我也觉得他很好。但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我是不是配不起他?”叶如蒙开端对着滚滚倾吐起来,“你说,宋大哥应该是一个很顾家的人吧?”

叶如蒙正优柔寡断,遽然又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要是嫁给了他,他会不会成亲后过没几年又看破红尘跑去落发呀?这个主意一冒出来,叶如蒙眼前遽然浮现出一个穿戴僧衣的光头和尚来,他长眉慧目,朱唇轻启:“小毛毛……”

叶如蒙登时打了个冷颤,一会儿像是惊醒了过来。

“姑娘,姑娘。”香北在窗外悄然呼喊。

“香北!”叶如蒙从床上跳了起来,她知道香北在外面伺候着,急速向她打听道,“外面怎样了?”

香北急速道:“老爷一向在给那位老夫子倒茶递水,只要夫人在和宋大令郎说话,我看夫人很喜爱宋大令郎呢。”香北说着压低了声响道,“老爷今天乖得不得了,像个学生相同。”

叶如蒙“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那、那他们开端说了吗?就、就那个……说了吗?”

香北天然知道叶如蒙问的是什么,“那位老夫子提了,不过老爷说小姐本年还未及笄,然后老夫子就说本年订亲,下一年成亲正好,然后老爷就开端谈起了学问上的话来了,我听不懂。”

“那、那你再去听听,记好了,回来具体告诉我!”

“好咧!”香北急速屁颠屁颠跑了,这种差事但是最讨喜的了,紫衣蓝衣两位姐姐已然不做,那她可不客气了。

前厅里,紫衣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看这开展,如同工作得成了?她急速使了个眼色给蓝衣,蓝衣领会,悄然退了下去。顷刻后,一只灰色不起眼的鸽子从窗口飞了出去。

叶如蒙在房中左等右等,也没等回来香北,反而是等来了她娘。

林氏笑盈盈地入了门,叶如蒙被她看得有些欠好意思,林氏让香南将在自己女儿怀中嬉闹的滚滚抱了出去。香南抱着滚滚出去后,顺带着关上了门,门外传来滚滚不满的叫声,但是那叫声也越来越远,总算听不见了。

“毛毛。”林氏轻唤一声,在她床边坐下。

叶如蒙悄然“嗯”了声。

林氏拉过她的手,“别和娘害臊了,你就说吧,远儿这孩子你觉得怎样?”

叶如蒙低垂下了头,有些害臊,“唔……但是,我才见过宋大哥没几回。”叶如蒙是觉得别人看起来很好,但是,究竟二人没有深化了解过,让她就这么嫁给一个只见过几回面的人,说来仍是有些着急了。并且,她怕他到时分跑去当和尚啊!

林氏笑道:“娘先和你说说娘对他的形象吧,远儿这孩子,说话干事有条有理,慎重而不老成,内敛而不烦闷,并且容貌也生得极好,他做你的丈夫,娘一百个定心。”孙氏一脸满足,连连拍着她的手背。

叶如蒙像小猫相同低低应了声,娇羞得紧。其实她,心中应当也是欢欣的吧,究竟那么好的一个人,也真实挑不出一丝过失。不知为何,她这会儿遽然想起了那个杀手,他那一双缄默沉静而深邃的眼,像星光般闪亮,就那么浮现在乌黑的夜空中。叶如蒙皱了蹙眉,急速甩了甩头,这个人怎样遽然从她心间冒了出来,快快走开。

林氏不知叶如蒙心中所想,笑道:“你小时分可缠人家了,整日像个小尾巴相同跟在他后边,宋哥哥宋哥哥叫个不停,亏得人家脾性好,没有厌烦你。我看他那时也是喜爱你的。俗话说三岁看老,远儿那孩子,打小就和其他的孩子不相同,说话干事都很有耐性。”

“有、有吗?”叶如蒙听得都有些懵了,本来她小时分还和宋怀远一同愉快地游玩过呀?

林氏摸了摸她的脸蛋儿,回想起往事,面上又挂染了不少笑意,“小时分你一哭谁都哄不住,远儿一来,你不用人哄都笑眯眯了。过家家的时分,你还非要抱着人家叫人家丈夫……”

林氏这话说得叶如蒙脸都红了,林氏又持续道:“你那时年岁小,自是记不清了,远儿那个时分年岁也小,我还认为他忘了,但是我看现在,人家都记着呢。”林氏将他们幼时的事一一道来,还说了许多趣事,听得叶如蒙都入了神,如同又回想起了幼时的欢欣韶光,她心中乃至生起了一种感觉,如同她现在长大就是为了能嫁给他。

“仅仅后来,你宋叔叔任了督查御史,被差遣去了驸马郡,一做就是十年。”林氏惋惜道,若是未离去,只怕这二人两小无猜,早就订下了婚事了。

“驸马郡?如同离这儿也不远?”

“是不远,也就一日车程。你定心,我听远儿的意思是,他今后预备入仕,就在京城久居了,他们现已在城南那买了一处三进的宅院,应当也是花了不少银子的了。”宋怀远外祖父家是经商的,他外祖父也极心爱他娘和他们兄弟俩,他们家中天然也不缺银子。

“哦。”叶如蒙低低应了声,如同……悉数都很完美了?

“说了这么多,娘就问你,你愿不愿意嫁?”林氏看着她,“我对远儿真真是满足得很,你若是错过了这一个,只怕今后再也找不着这么好的了。”林氏初时还忧虑没有人上门提亲,谁知道一来就来了个这么好的,现已抵过千千万的了。

叶如蒙这会儿如同也记起了许多童年时的旧事了,恍恍惚惚的,就像是旧韶光里的场景,阳光都有些陈腐了,却仍旧温暖如初。那一只掌心有痣的手,有力地将跌倒的她扶了起来,那丰盈而温暖的手指,悄然擦洗着她的眼泪。他的手心里,还有一颗紫色的糖块,好甜。

叶如蒙低下头来,声响如蚊子般低,“悉数但凭爹娘做主。”她说完这话,只觉得都要羞得没脸见人了。

林氏适意一笑,只觉得像是了了人生一桩大事了——她总算为女儿寻得了一门近乎完美的婚事了。

“姑娘姑娘!”香北又跑到窗口来,但是探头一看,见林氏也在,急速福了福身,“见过夫人。”

“这么着急做什么?”若是往日,林氏许会正色说她,但是她今天心境极好,是笑问的。

香北看了看夫人,知夫人心境好,可这会儿当着夫人的面,她也不敢直说。

叶如蒙此刻也不瞒她娘亲了,小小声问道:“外面怎样样了?”

“这个……”香北似有些苦恼,“老爷容许了,但是……”

“但是什么?”母女二人急速问道。

“老爷提出了一个要求,说要娶我们家姑娘为妻,除非这宋大令郎下一年连中三元!”

叶如蒙一听,竟是不由得笑作声来。

林氏一听却是拧了眉,这个丈夫,看自己不在了就这般为难人了!从古至今,何尝有人连中过三元,这不是成心刁难人家吗?

“那、宋令郎容许了吗?”叶如蒙小声问道。

“宋令郎……”香北挠了犯难,“如同没容许,但是听他意思是,就算他考不上,也要娶姑娘,但是那位老夫子却替宋令郎容许了!”

叶如蒙抿嘴一笑,看来他教师却是知他才学的。

林氏这会儿只觉得心中来气,“毛毛你定心,娘出去和你爹说。”她说着便预备往前厅去了,一打开门,紫衣便迎了上来,说是宋令郎有信物想要交与她们家姑娘。

林氏一听,心中很是欢欣,看来外面是谈拢了,至少她丈夫是退让了吧,只要能顺畅订了亲,来年不论远儿能否高中,这二人都是得成婚的。林氏想了想,对紫衣道:“你让他来花园里。”

叶如蒙低头不语,娘竟然会让宋怀远一个外男进到内院来,只怕是现已将他当成自己人了,看来是极有心想促成他们两个呢。

叶如蒙这会儿心中正害臊着,遽然那个杀手又在她脑海中冒了出来,仍是一袭黑衣,就抱臂立在那儿,一脸不高兴地看着她。

“别别,走开!”叶如蒙急速伸手在眼前挥了挥。

“怎样啦?”林氏问道。

“没有,”叶如蒙急速摆手,“刚刚……如同有一只苍蝇,一只好大的苍蝇。”

喜爱回禄,你也重生了请我们保藏:(www.qypui.com)回禄,你也重生了888真人国际注册更新速度最快。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

猜你喜爱: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金陵春回到古代当兽医全国师兄一般黑摄政王妃一波三折十全食美帝凰之神医弃妃六宫凤华闺娇掌家娘子荣华富贵嫡女心计空间之农女的秀丽庄园代嫁弃妃阃范贵女小妾药结同心神医凰后绝色凤帝锦庭娇妃嫔这工作摄政王的纨绔世子华裳君九龄海月明珠
完本引荐: 酒神全文阅览混迹花都全文阅览黄金渔场全文阅览斗鱼之尖端主播全文阅览属相守护神全文阅览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览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览武神空间全文阅览成神全文阅览万界天尊全文阅览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览重生曩昔当神厨全文阅览仙境归来全文阅览亵渎全文阅览一拳超人之帝王引擎全文阅览三界独尊全文阅览无尽丹田全文阅览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览九转道经全文阅览名门全文阅览
最近更新: 工作超级英豪重生之完美未来武神皇庭手术直播间拂晓之剑南宋风烟路前方高能我的小人国开个诊所来修仙你的灵兽看起来很好吃九阳帝尊开海神级影视大穿越我的绝色美人房客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帝霸诸天最强肉盾美漫之道门修士重生明星音乐家无限猎场无敌从满级特点开端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穿越五十年代之饲养大户九幽天帝大魔王娇养攻略神医凰后我的时空抽奖体系超维术士魂帝武神美人赢家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手机版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移动版 - 888真人国际注册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