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悉数小说

几个小姑娘跑远后, 才停了下来, 宋怀雪对颜宝儿手语道:“你真凶猛!”

颜宝儿吐了吐舌头, “不知道他会不会找我算账呢, 不过我不怕, 我娘会护我的, 还有我哥哥们, 我爹也不舍得打我!”

叶如蒙定心得很,“这贺尔俊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还敢去找你算账?”

“但是他都流血了,你说丞相夫人会不会……”颜宝儿有些忧虑, 京城中的人都知道丞相夫人疼儿子是疼出了名的,要是丞相夫人来找她算账了,那该怎样办?

“这样的事他还敢告知他人?说出去不怕被人参他那丞相老爹一本啊!”叶如蒙不满道, “所谓慈母多败儿, 说的便是贺尔俊这种!”今天这事,不管是她们仍是贺尔俊, 都不会往外说。她们是为了思思的清誉考虑, 而那贺尔俊, 做出这样的工作假如还敢告知他人, 那可真是猪脑袋了!

宋怀雪有些忧虑, 打了一段略有杂乱的手语,她的丫环晓云解析道:“我家姑娘忧虑叶六姑娘, 她会不会出事?”

叶如蒙想了想,“应当没事的, 贺二令郎是个好人, 咱们回梅花亭里等等,说不定待会儿他就将六妹妹送回来了。”

“对,并且小欣也在呢。”颜宝儿道。

“那就好。”宋怀雪手语道,拍了拍胸口,悄悄放了心,但是又忧虑贺尔俊今后还会找叶如思的费事。

“这样吧!”颜宝儿打了个响指,“我下午回家就让我五哥去吓一吓那个贺大令郎!”

“这个主见好!”叶如蒙赞同路。

宋怀雪听了,手语道:“这样欠好吧?等下害得宝儿五哥被责罚。”宋怀雪一想到颜多多就目露怜惜,他那次帮了她,都被他爹打得不能人道了,想来是将军家儿子太多,也不盼望靠他来传宗接代了。

“定心!”颜宝儿拍着胸口,“就恫吓一下,又不打人,我五哥不会出事的!那贺尔俊难不成还敢和他人说他被我五哥吓唬了?羞不羞人?羞不羞人!”颜宝儿说着连连用食指刮着自己胖嘟嘟的小脸。

宋怀雪和叶如蒙皆看得失笑。

日暮西沉的时分,贺知君才将叶如思送了回来,他没有多说什么,仅仅吩咐叶如蒙多多照料一下她,然后便离去了。

***

贺知君一回到丞相府,便见丞相夫人冷着脸坐在高堂之上。

“母亲。”贺知君垂目存候,他一只眼眶也被贺尔俊打肿了,下午的时分,叶如思给他敷了一个热鸡蛋,这会儿也不疼了。

“还不给我跪下!”丞相夫人狠狠拍了拍扶手,一张风韵犹存的脸都有些抽搐了。

贺知君抬眸看她,掀起长袍跪了下去,“母亲,知君着手打大哥是为不当,但是大哥……”

“你个白眼狼!”丞相夫人气得脸颊抽搐,面上涂改着的白粉简直都能掉了一层下来,“我可曾亏待过你?将你送到了国子监,还好吃好喝的!但是你呢,你居然将你大哥打成这样!”

“母亲!”

“你还敢顶嘴?”丞相夫人站了起来,“去!去给你大哥抱歉去!”

贺知君跪在原地,不愿动身,有些顽强,“是大哥有错在先。”

“混账!就为了一个国公府的庶女!这样的女子,要来作什么!不如将婚事退了!”丞相夫人怒瞪着他。

“母亲!”贺知君心中一紧,“叶六姑娘何错之有?若是退了这门婚事,咱们丞相府要怎样给国公府一个交待?”更重要的是,无故退亲,定会对叶六姑娘清誉有损。

丞相夫人反诘,“她何错之有?要姿色没姿色,要才思没才思,却引得你们兄弟俩这般相争!”丞相夫人冷脸道,“我看你明日起也不必去国子监了。”

贺知君垂头,知自己再辩解下去只会引来她更大的不满,便轻声道:“知君想见一见父亲。”母亲不能因此事就不让他去国子监,下一年二月便是春闱了,母亲之举,只怕是想让他在下一年的会试上失利。

“你父亲每日朝务繁忙,你难不成还想因此事打扰你父亲?”丞相夫人上前一步,威胁道,“去给你大哥跪下认错。”

贺知君隐忍不语。

丞相夫人一字一句道:“你要知道,庶子便是庶子,永久不可能凌驾于嫡长子之上。”她立在他面前,居高临下,意有所指。最终收回了身子,回到座上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我会派人去国子监替你告病假,这个月,你便在家中好好歇息,好好养病。”

贺知君默了默,袖袍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儿子,知道了。”

只需等来年,来年若能高中,待他有了位置和身份,他便能够带着叶六姑娘搬出府去,肯定不会让她同自己相同受这些欺辱。

***

当贺知君来到贺尔俊宅院门口的时分,谢姨娘早已等在了那儿,见了贺知君后不由得上前斥道:“知君,你也太不明理了,他是你大哥,你怎能将他打成这样!”

“姨娘,”贺知君低声道,“是大哥欺辱在先,他、他调戏了思思。”此话说出,他都觉得羞愧难当,他竟有一个这样的兄长,实为羞耻!

谢姨娘闻言怔了怔,压低喉咙道:“但是你也不能着手打人,打了人便你的错了,也不知夫人要怎样惩戒你。”

“她让我来给大哥抱歉,禁足一月。”

“你一定要忍受。”谢姨娘吩咐道,见贺知君脸色有变,她又急速道,“是姨娘欠好,拖累了你。”

“姨娘这是说的什么话。”贺知君叹了一口气,“姨娘,我一定会高人一等,届时让你过上好日子。”只需他有了身份位置,他姨娘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届时母亲就不能再这般欺压他们母子了。

“你要记住,凡事不要太出挑,我传闻先生一直对你赏识有佳。可这样的话传回来,对咱们母子俩都没优点。”谢姨娘无法道。

贺知君没有答话。

谢姨娘这会儿才留意到了他眼眶上的创伤,疼爱道:“呀,怎样这样?是……是你大哥打的?”谢姨娘不由得拿起帕子想触碰一下,贺知君条件反射地将头往后仰了一下,悄悄“嗯”了一声。

谢姨娘疼爱得眼眶都红了,“疼吗?”

“现已不疼了,姨娘不必忧虑。”贺知君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明问道:“姨娘怎样会在这?”

“我传闻你将你大哥打得都流血了,我给他送根人参来,以免他记恨你。”

贺知君看向了她死后丫环手中捧着的一个镀金边红木匣子,疼爱唤了一声,“姨娘!”他知道,这是一根五十年的人参,是父亲上一年赏给姨娘补身子之用的,“你藏着自己用,母亲库房里,百年的人参都有十几支,不缺你这支。何况,不管你怎样做,大哥都会记恨我的。”

“仍是要做给外人看一下的。”谢姨娘敦促道,“咱们快进去看看你大哥吧,也不知他伤得怎样了。”

“呵!”贺尔俊冷眼看着跪在自己榻前的贺知君,嘲讽道,“你下午打我的时分不是还得瑟着吗?哟哟哟,瞧瞧现在!”贺尔俊下榻来,伸出一根食指狠狠地戳着贺知君的脑门,直戳得贺知君头都歪了,“你打我呀!打呀!”他凶暴道,伸回手指了指自己头上包着的纱布,“你有本事现在再打一下,你不打便是孬种!”

贺知君跪得背如挺竹,不语不动,唇抿得像一条直线,心中默念:天将降大任所以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谢姨娘有些看不下去,跪下道:“大少爷,知君他知错了,您就宽恕他吧。这里是一根五十年的人参……”

“姨娘!”贺知君欲扶她动身,谢姨娘却固执不愿起,贺知君看得心中折磨。

贺尔俊嘲笑一声,接过了她手中的匣子,打开来一看,将人参捏了起来,“这么小一条也好意思送过来?还不行塞牙缝!”他松开了手,人参掉在了谢姨娘面前,他抬脚踩在上面,重重地蹂躏着。

谢姨娘看得疼爱不已,“大少爷您别气愤,气坏了身子欠好。”

“不想我气坏身子,你们母子俩就给我滚!滚远一点!”贺尔俊将匣子往地上一砸,人便往外走,但是走没几步,却折回身抬脚狠狠地踢了贺知君后背一脚,贺知君毫无防范地被踢倒在地,额角正好撞在了那红木匣子上,当场就头破血流,昏迷了曩昔。

谢姨娘立马扑了曩昔,一见到血便哭喊了起来。

贺尔俊吃了一惊,如常急速伸手去探贺知君的鼻息,松了口气道:“还有气。”

贺尔俊撇了撇嘴,“将人拖出去,别死在我宅院里,倒霉!”贺尔俊说着便往外走,如常忙跟了出去,“大少爷,您去哪?”

“去哪?去怡红院!难不成对着那个母夜叉?”想到那个恶婆娘他就觉得厌恶,成亲到现在,他就碰过她两次,洞房那日一次,十五那日一次,那恶婆娘要身段没身段要脸蛋没脸蛋,躺在床上还像个死人相同,他哪里有兴致。今天是初一,按理说还得同房,幸而他受伤了,就此逃过一劫。

次日,叶如蒙是一早就约了颜宝儿她们三人的,她在林氏宅院里和依依用完早膳后,就带着依依回到了忍冬院的茶室里等着,一瞬间后,叶如思与宋怀雪践约到来,可颜宝儿却迟到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颜宝儿赶来的时分,人显得有些着急,她是个藏不住心思的人,喜怒都写在了脸上,显然是发生了什么欠好的事了。

叶如蒙昨日就与她们说过依依的事了,这会儿颜宝儿来了便将她介绍给了依依。

颜宝儿冲依依扯嘴一笑,可眉心仍是拧着。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叶如蒙关心问道。

颜宝儿抓了抓头,上了茶榻,“昨日下午,我回去后就将那贺大令郎的事与我五哥说了,然后我五哥当晚就去拦那贺大令郎,说他要是再敢惹我气愤,他就打断他的狗腿!”

“这又怎样了?”叶如蒙有些不明白,“那贺大令郎不会回去告知丞相夫人了吧?”还这么不害臊真敢说呀?

颜宝儿苦恼道:“本来是没事的,谁知道昨夜上,贺大令郎真的被人打断了腿!”

“不是吧?”叶如蒙等人吃惊,宋怀雪更是惊得捂住了嘴。

颜宝儿持续道:“其时我五哥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要打断他的狗腿,今儿早上丞相夫人就找上门来了。”

“那是你五哥做的吗?”叶如思急迫问道。

“我五哥说他没做!他昨夜就回来了,根本就没去那、那种当地。”颜宝儿说着声响低了下去。

“哪种当地?”叶如思不明白。

“便是……那种……”颜宝儿声响低了低,“歌唱的那种。”

叶如蒙几人茅塞顿开,都欠好意思持续往下说了。隔了好一瞬间,叶如蒙才问道:“那已然不是你五哥做的,那还怕什么?”

“的确不是我五哥做的,门房和我三哥,还有府里很多下人都见着我五哥回来了。但是……”颜宝儿抓了抓头,“我五哥其时喊的是——打断你的狗腿!很多人都听到了。就因为这句话,我爹揍了他一顿。那丞相夫人真不是个好说话的,非要把这话扯到凌辱朝廷命官来。”

“这是什么意思?”叶如思不解问道,和凌辱朝廷命官有什么关系?

“我五哥说的是狗腿,那不便是说那贺大令郎是只狗吗?那狗是谁生的呢?”颜宝儿叹了口气,“我爹气得怒气冲冲,就喊道——你个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然后我五哥呢,还顶嘴——我是小兔崽子,那你不便是老兔崽子了!然后我爹就真的下棍子了!”

颜宝儿这话,说得在场世人哭笑不得。

喜爱回禄,你也重生了请我们保藏:(www.qypui.com)回禄,你也重生了888真人国际注册更新速度最快。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

猜你喜爱: 半子庶难从命桃花满院子纨绔世子妃娇女神医傻妃帝王攻略重生之左右逢源庶女攻略嫡谋裙上之臣战神比肩:绝色战王荣华富贵阿莞重生之温婉盛宠令欢欣记事盛华冠盖满京华世族庶女凰妻倾世覆手富贵名门医女贵女小妾重生之二嫁前夫海月明珠
完本引荐: 步步生莲全文阅览盛世医妃全文阅览末世超级商人全文阅览造梦天师全文阅览龙潜花都全文阅览龙符全文阅览惊悚乐土全文阅览圣王全文阅览四季锦全文阅览网游之天谴修罗全文阅览武道宗师全文阅览呼唤万岁全文阅览完美国际全文阅览末世之异能觉悟全文阅览十分猎人全文阅览妖皇太子全文阅览民国之文豪兴起全文阅览金鳞开全文阅览斗鱼之尖端主播全文阅览独步天下全文阅览
最近更新: 重生明星音乐家重生似水芳华都市阴阳师重燃三国之弃子我的老妈是土豪来自阴间的男人山狼仙师无敌神级影视大穿越极品捉鬼体系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上一任无双天命凰谋位面国际极品万能学生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御鬼者传奇快穿:男神,有点着!美食供货商天降横财明鹿鼎记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大明文魁南宋风烟路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逍遥派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诸天万界神龙体系超神机械师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手机版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移动版 - 888真人国际注册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