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悉数小说

回禄耳力极佳, 加上听得仔细, 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她的低语, 登时两眼发光, “你、你说真的?”

叶如蒙娇瞪他一眼, 头埋在他怀里, 不说话了。

回禄抱住她又是一顿猛啃, 叶如蒙只觉得被他啃得满脸都是口水,急速推开他,“你还没说完呢, 宿世……宋大哥他怎样了?他、他落发了吗?”叶如蒙问道,宋大哥不会真当了一辈子的和尚吧?这样多怅惘啊。

听得叶如蒙提起宋怀远,回禄悄悄有些不悦, “还什么俗?他但是成了得道高僧, 承继了了尘大师的衣钵。”

“那不很怅惘吗?”叶如蒙微垂眼眸,怅惘道, “我觉得宋大哥……应当要有一段好姻缘才是。”

“姻缘?”回禄想了想, “要说姻缘倒也不是没有, 也牵强能算是一段, 只不过……”回禄拧了拧眉, 没有再往下说了。

“什么?”叶如蒙吃了一惊,心中又有些欢欣, “你是说宋大哥有他的姻缘?你快说说看!”

回禄回想起来似有些不愉快,撇了撇嘴, “不太想说。”

“为什么?”叶如蒙缠着他, 她真是猎奇极了,“你快告诉我!”

“不过单相思算了。”回禄皱了一下眉,好像没什么往下说的愿望。

“容……”叶如蒙朝她撒起娇来,爬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他一下。

回禄登时心神泛动,忍不住她的软缠,照实道来,“你可记住咱们成亲时的出轿小娘?”

“十九公主?”叶如蒙微有讶异,她当然记住,十九公主祝司愔是太子的胞妹,也是圣上最宠爱的一位公主。她聪明机灵,容貌更是生得如珠似玉,但是本年不过才六岁,她和宋大哥的姻缘能有什么联系?叶如蒙一瞬间想不明白。

回禄悄悄抿唇,眸色有些深远,“这丫头,八年那年在临渊寺初遇了那宋和……宋怀远,不知怎地便爱慕上了他,及笄后一向不愿出嫁……”那个时分,他和祝司恪、银仪都非常宠爱她,便承诺让她自己挑选夫婿,谁知道她竟是看上了宋怀远。宋怀远那个时分现已成了得道高僧,京城中敬慕他的少女不少,但是谁敢说出口?偏偏她敢,十九幼时虽略有恶劣,可长大后性格也算灵巧娴静,但是最终竟仗着他们的宠爱肆无忌惮了一回。

成果,也不过是意外的意料之中算了,她的寻求在全国人的眼中看来,不过是对圣僧的一种亵渎,哪怕她贵是皇家公主。最重要的是,宋怀远对她的爱恋一直无动于衷,心中不起一分波涛,蹉跎数年后,十九自己断发落发了。

叶如蒙听得有些惆怅,这么一个心爱的十九公主,余生分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最终却是为了一个不可能的人挑选了长伴青灯古佛。

***

叶国公府这边,叶如蓉被休弃剪发送上静华庵的晦事,使得整个府中暮气沉沉,府中的丫环婆子没人敢多说一句话。

叶如瑶有些猎奇,也不知道五妹妹做了什么事,能将祖母给气病了,连同她爹这几日也不爽快,都未曾回过家,此事还迁怒到了她娘身上来,似在怪她娘管束不妥。叶如蓉的生母芙姨娘更不用说了,被关在小宅院里,整日以泪洗面。五妹妹哪里有什么疯症,外面的那些传言她可不信,那日她去柴房本是想探一下她口风的,但是到了之后她又不想和她说话了,紧接着叶如蓉便被送走了。现在府中大多数人都与她相同不知底细,知道底细的那些又个个讳莫如深,似乎是什么不能说的隐秘似的。

还有一个月便到她的婚期了,她现已想好了方法,她要嫁给朱长寒表哥,尽管不甘愿。表哥身为逍遥侯府仅有的嫡子,将来也要承继爵位的,届时分她便是逍遥侯夫人,就算位置低了些,比不上容王妃,可好歹也是正妻,并且以表哥这么听话的性质,届时府中还不是她说了算。二皇子那个人尽管看起来爽快大方,但不知为何,她总感觉他有些阴沉沉的,她实在是不喜爱。

今天她约好了朱长寒前来商议此事,这事自然是不能让吉祥如意她们知道的,她现已将这二人药昏了,趁着府中世人午睡静悄的时间,悄然溜到了府中清静的后院。

叶如瑶到了之后,朱长寒还没来,她登时有些气愤,又有些冤枉,他竟然还没来?她现在还没嫁曩昔呢,他就开端让她等他了?之前约了那么屡次,每次都是他先到的,她也就觉得天经地义了,今天他迟了这么一瞬间,叶如瑶便有些气了,当即沉下了脸。哼!等他来了她一定要好好地发一顿脾气,管他是不是有什么缘由!谁让他来晚了,不先在这儿等着她!

叶如瑶坐在假山后穷极无聊,等得有些不高兴,她嫁给他后,他还会像现在这么宠她吗?他会不会也像她爹相同,娶了她娘之后又纳许多妾侍呢?假如她不同意,他应该就不会纳她们了吗?

叶如瑶正想入非非着,忽而听到假山前面传来了少许动静,她登时有些欢欣,又急速拉下了脸,哼!弄到现在才来,她都等了好一瞬间了,叶如瑶双手抱臂,板着脸等他呈现。

但是等了好一瞬间,那动静越是渐来渐轻,似走远了。叶如瑶有些疑惑,探出面来一看,竟看到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人往墙角那儿走去了。墙角那儿砌着几块大石头,那男人利索地踩上石块,直接翻过了墙。

叶如瑶看得瞪大了眼,这个男的看起来怎样有点像王管家呀?他爬墙做什么?墙的那儿,不正是她娘的忘忧院侧院吗?

叶如瑶心下生疑,不自觉地跟了上去,她来到墙角下,仰头估摸了一下,这墙太高了,就算她踩上石块恐怕也爬不曩昔。叶如瑶眼珠子转了转,马上就想到了素日里多多爱爬的狗洞。但是……钻狗洞?叶如瑶犹疑了一下,很快便想开了,这又没什么,不过便是钻一下狗洞嘛,小时分又不是没钻过。

待她钻过狗洞来到侧院时,王管家的青色袍角正好消失在游廊止境,叶如瑶急速跟了上去,王管家警觉得紧,鬼头鬼脑的容貌还有几分鄙陋。她不敢跟得太紧,只看到他来到一扇窗前,左右探头看了看,承认没有人了这才理了理衣襟,昂首阔步起来倒也康复了往日不苟言笑的容貌。

叶如瑶疑惑,这个窗子不是她娘屋子的北窗吗?王管家不会是来偷东西的吧?只见王管家抬手敲了两下窗户,没一瞬间,窗子便被人从里边打开了,因着视点联系,她并没有看到开窗的是何人。待王管家爬进去后,窗子被人关了上去。

叶如瑶有些慌了,这王管家究竟是做的什么坏事,竟然能跑到她娘屋子里去?不会是和她娘身边的哪个丫环勾搭上了吧?

叶如瑶咬了咬唇,悄然来到北窗前,却发现这个窗子关得结结实实的,她悄悄推了一下也推不开,明显是被人从里边反锁了。

这会儿正是午休时分,整个宅院都安安静静的,屋里传出了她妹妹叶如芝的哭声。叶如瑶皱了蹙眉,不由有些忧虑起来,她急速跑到了另一边的西窗去,这西窗尽管关着却没有上锁,叶如瑶正欲推开窗,却听到叶如芝的哭声在这个时分止住了,里边还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叶如瑶忍不住竖起耳朵趴在窗边仔细地听了起来,是王管家的声响,似在唱着歌谣。

叶如瑶当下觉得有几分怪异,悄然地推开了一条窗缝,竟看见了王管家正一脸慈祥地抱着她的妹妹叶如芝!而她的娘就站在王管家身边看着,面色有些柔软,他们三个看起来,就好像是……是一家人。意识到这,叶如瑶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像是被雷劈中了似的,好一瞬间都没反响过来。

忽而,那门外传来了一些嘈杂声,不止叶如瑶,连同屋内的柳若是和王英都吓了一大跳,王英慌忙将叶如芝放回摇篮里,但是叶如芝一被放下便大哭了起来,柳若是急速将她抱起,王英不能顾及,直接奔北窗而去,叶如瑶看得一脸震动,嘴巴都合不上去了,一个她所不能承受的主意不可避免地冒了出来。

柳若是抱着哇哇大哭的叶如芝出了闺阁,打开了房门,面色有些愠怒,“什么事?”

“夫人。”门外的丫环们为莫非,“芙姨娘的丫环在宅院外面寻死觅活的,非要求见夫人。”那丫环真是不要命了,簪子都扎到自己肉里了,她们哪里还看得下去。

柳若是极不耐心,冷言道:“打二十大板,发卖了。”她说完冷着脸瞪了她们一眼,“下次再因这种小事扰了九姑娘的午休,自己领罚去。”

“夫人恕罪,奴婢们知错了。”丫环们纷繁跪下,她们是知道的,九姑娘睡觉轻,一点声响都听不得,一吵就醒。

“你们悉数都给我守到外面去,没我的指令,谁也不许进来!”柳若是明显余怒未消,看也不看她们,径自抱着叶如芝回了屋,柔声哄着。

丫环们急速将门关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纷繁退守到外面去。

柳若是入了闺阁后,前去打开了北窗,候在那儿的王英急速又爬了进来,将北窗给关严实了,接过了她怀中啼哭的叶如芝。

叶如芝一被他接过,立刻便止了哭,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王英看得心都快化了,接着唱起了方才哼的小曲儿。只没一瞬间,叶如芝便在他怀中灵巧地睡着了。

王英笑得眼睛都眯了,他女儿真乖,美得像个小仙女似的,他恨不得将人间一切的宝物都捧到她面前来,哄她高兴,看着她笑。

王英将叶如芝放入摇篮后,看向了柳若是,柳若是低垂着眼,没有看他。王英忽地抱住了她,急迫地吻了上去,柳若是没有挣扎,娇喘了一口气,任他抱着自己上了拨步床。

屏风后传来了颠鸾倒凤的喘息声,叶如瑶蹲在书案下,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一双魂不守舍的桃花眼木然地流着眼泪。刚刚走廊里有丫环的声响,她在不知所措之下鬼使神差地爬了进来,就像是命中注定,注定要让她发现如此……尴尬的工作。

叶如瑶下巴重重抵在自己的膝盖上,她泪如泉涌,没一瞬间眼泪便打湿了膝盖上的长裙。她娘一声又一声的娇喘声,声声中听,叶如瑶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下唇苦楚到麻痹,她浑然不觉。她整个脑子像是一团乱,又像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室内总算康复了幽静,屏风后传来王英低低的说话声,“夫人,我从小对花生不服,芝芝今后添副食了你一定要多留意一下。”

柳若是听了后,顿了顿,“知道了。”

叶如瑶闭目,低下头将整张脸埋在膝盖上,苦楚而无声地哭泣了起来,她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臂,指骨泛白。她忍声哭泣,忍得简直要喘不过气来。

拨步床内,传来了衣物窸窣的声响,叶如瑶抬起脸来,抓起袖子重重地擦着自己的眼睛,像是要抹掉这段可怕的回忆似的,但是她的眼泪却像是怎样也擦不尽似的,泪眼模糊中,她看到王管家抱起她衣衫不整的娘出了屏风,往一旁的净室走了去。

叶如瑶怔了一瞬间,才颤着腿爬了出来,她双腿发麻得凶猛,简直都立不稳,只能靠两只手无力地撑在书案上。她的身子好像寒风中的一片落叶,瑟瑟发抖,她乃至不敢去看摇篮里的叶如芝了。

分明是光天化日,她却感觉天像是一瞬间黑了下来,惊骇就像忽然来临的漆黑相同紧紧地包裹住了她,她惊慌备至,她想知道,她究竟是谁的孩子?她是王管家的孩子吗?不!不!叶如瑶惊慌地摇着头,她的爹是叶长泽啊!国公爷叶长泽啊!她是国公府的嫡姑娘啊,她怎样可能会是那个卑鄙的下人的孩子!叶如瑶沉浸在苦楚中无法自拨,她的沉着告诉她,她有必要要尽快地脱离这儿,但是她的双腿却像灌了铅般沉重,她衰弱得抬不起半步了。

忽的,门外响起了一阵短促而有些抑制的敲门声,一个严重焦虑的女音传来,“夫人,夫人!”

叶如瑶猛地清醒了过来,她来不及擦掉满脸冰凉的眼泪,颤抖着躲回了书案下。

没一瞬间便有人推门而入,叶如瑶缩了缩身子,她看见一个穿戴紫色绣石榴花长裙的女子跨进了门槛,又迅速地关上了房门。

女子进来后,在门口站了好一瞬间,似在打量着屋子,叶如瑶严重又惧怕,往里缩了缩,生怕被她发现自己。

“夫人,您在吗?”女子声响有些怯弱,像是高着嗓音想让人听到,又像是压着嗓音怕被人听到。她有些探头探脑地看向了屏风后,小心谨慎地走了曩昔。

喜爱回禄,你也重生了请我们保藏:(www.qypui.com)回禄,你也重生了888真人国际注册更新速度最快。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

猜你喜爱: 四爷正妻不好当嫡女重生阿莞阃范嫡女心计名门医女半子帝王攻略富贵不能吟冠盖满京华媚者无双华裳妖孽儿子腹黑娘亲全国师兄一般黑魔妃太难追兰香缘娇女海月明珠欢欣记事贵女小妾农家药女庶难从命盛宠之毒医世子妃烟水寒闺娇复贵盈门
完本引荐: 遮天全文阅览重生之我为神兽全文阅览超级医师全文阅览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览末世之宠物为王全文阅览神级高手在都市全文阅览天才名医全文阅览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全文阅览好想住你近邻全文阅览逍遥小墨客全文阅览神游全文阅览斗罗大陆全文阅览丹武天地全文阅览阴间电影院全文阅览位面电梯全文阅览超级奴隶主全文阅览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览网游之枭傲全国全文阅览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览我的时空旅舍全文阅览
最近更新: 诸天最强大佬我能够穿越万界快穿:男神,有点着!榜首赘婿大魔王娇养攻略杨小落的廉价奶爸驭房有术神医凰后娇宠名后:皇上,您关键脸!一品修仙我从世间来一剑斩破九重天三国之我是袁术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豪婿榜首侯帝火丹王茅山捉鬼人超凡拂晓天唐秀丽特种兵之万物提取体系武神皇庭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手术直播间重生明星音乐家捡漏转生眼中的火影国际超维术士金粉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回禄,你也重生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全文阅览手机版 - 回禄,你也重生了txt下载手机版 - 背影杀手的悉数小说 - 回禄,你也重生了 888真人国际注册移动版 - 888真人国际注册手机站